浣溪沙

请催我更新,
这个懒惰盒子更新是靠催的。




千里万里,它不及你

祖玛小姐生日快乐!

为了祖玛我要更新……✌


【凹凸乙女】透明少女生存日记(五)

——是放置了好久没有更新的卡卡长篇,因为有人说其实很喜欢所以又写了……因为太久没有回顾,写起来不太顺手,关联性也不大好…会改进的。

——上一篇在这里!~\(≧▽≦)/~


        “……嗯”卡米尔愣了愣,看到芙瑾手中拿着的照片以后才点了点头。

    

         “这样啊……你的名字真耳熟……”芙瑾笑笑,小心的将照片放回原处,随后想了想,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卡米尔,我是芙瑾……虽然一而再再而三这样说可能会让你很困扰…”

         芙瑾犹豫一下,放在背后的手无意识的揪住衣尾,将那一片都揉皱了。

         “我希望可以…暂时和你一起”她又急匆匆补充一句“我会尽力不打扰到你的,我也不用什么住的地方啊之类的,反正我也感觉不到冷热,只是暂时待一下,以后一旦我想起什么我会尽快离开的!”

          卡米尔看着芙瑾,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提出同样的请求了,不同的是,这一次被救了一回以后,卡米尔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他没有兴趣将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处境,但是他同样更不想欠下别人什么。

          到底只是一个孩子,卡米尔不至于太过冷漠,只是经历使然,让他显得比其他人更为成熟。

          卡米尔拉了拉湿透了的衣领,最后选择淡淡的点了点头,没等芙瑾露出来什么表情,他便又开口了。

         “能出去一下吗。”

          湿透了的衣服不能久穿,本身他的体质不算特别好的,并且他现在身份特殊,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没有人会过来帮助他。

         在所有原因的考虑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根本断绝这种可能性。

          芙瑾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转身离开,最终站在门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找了一片阳光照射的地方蹲下来缩成一团。

          目的达到了,不论当初是真心救还是假意的伸出援手,最终目的还是达到了。

         芙瑾将胳膊绕膝盖环起来,然后把头埋了进去,明明为了能看到阳光才选择了待在这个地方,现在却像是鸵鸟一般避开了阳光的光芒。

         “这样做……对吗……”芙瑾自己也是迷茫的,她对卡米尔抱有一种强烈到不正常的熟悉感,但是除了这熟悉感以外她没有其他任何的感知了。

         芙瑾摊开手,放在阳光下,看阳光径直穿过她的手照在地面上,没有影子,没有半点能证明她存在的东西。

         除了名字以外,除了名字,她什么都不剩了……

          “芙瑾……芙……”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怔了怔,没来得及抓住那一闪而过的记忆,便看到少年将门打开看了过来,最开始寻找她的动作不知怎的就让她突然感到满足。

         不再多想那没有抓住的记忆,芙瑾小跑着过去,然后笑起来。

          “卡米尔你已经换好衣服了吗……头发要吹一下吗?”

         “……不用”卡米尔盯着芙瑾看了一眼,最终摇摇头。

         或许是直觉,卡米尔其实并不相信芙瑾,他能感觉到芙瑾有什么一直隐藏着,但是这和他同意芙瑾留下并没有冲突。

         卡米尔返回屋里,脖颈上被风一吹就有些凉嗖嗖的。

          他的白围巾没有丢失,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湿透了。

          卡米尔犹豫一下,目光落在一旁桌子上放着的,一位偶然遇到的皇子赠送的红围巾,最终拿起戴上。

         长长的围巾戴起来可以蒙住半张脸,一旁看到这个样子的卡米尔的芙瑾再度愣住了。

         ——果然……很熟悉……


第一次瞎聊

        好的,考试考完了,我要开始肝被我拖了老久的点文了……

        我也想咕咕咕,

        日更简直不是人能干的事……【小声嘀咕】


【凹凸】霓虹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暴雨,稀里哗啦的雨声就和一大桶水倒下来一样,夹杂着巨大的雷声,我就在那样的情况下码了一晚上的字。


        我挺喜欢写东西的,尤其是那些HE的小故事,希望能写出真的像弥漫着糖果香气的故事,却总是在最后一行字打完后按下删除键。


        或许真的就和别人说的一样吧,我是个奇怪的人。


        因为不想再回过头来回顾,所以果断删掉它,任凭记忆不断对它加以美化和加工,最终保留着最完美的样子在脑海里——那是我一辈子无法触及到的完美。


        雨过天晴,天空中居然偶然出现了两道彩虹,就映在我的眼眸之中,然后我下意识去用语言来形容它


        “一道外红内紫,一道外紫内红,除了顺序以外几乎像是复印出来的。”


        “啊,是你啊…”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猛的转头,就看到扎着两个辫子的金发少女站在那里微笑着,她的脖颈上戴着一个像十字一般重叠着的两个双箭头,那被我称为矢量箭头。


          ——是秋


        “今天的天气不错呢,能看到两道彩虹,也多亏了昨天晚上的大雨了。”她仿佛知道我不会主动挑起话题一般,仿佛感叹着来了一句,然后被我纠正。


         “是霓,和虹”我抬头又看了看天空中的霓和虹,最后沉思起来。


      



        “金,躲开!”格瑞猛的抓住金一拽,然后一挥烈斩如同划破了风一般,斩向对方的同时血猛的溅开,将脸都染了色。


         格瑞能看到的或许只是一片腥红了。






          我眨眨眼,意识回复回来,又听到秋的话。


          “原来不一样吗,看起来差不多。”


         “不一样”我的眼睛又有点花了,于是我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眼,眼前场景再变换之时将后半句话说完。


         “霓比虹要淡一些……很少有人能看到。”






         这次的眼前是跃动的雷霆,还有已经像是爆发了一般的星星点点,划出绚丽的弧度。


         一顶插着羽毛的帽子随着那星点缓缓落到地上,一边还有一条红色的围巾。


         像是被什么浸湿了的红色围巾随同那顶帽子一并化成光点然后消散,雷狮的眼中已经不仅是怒火,他将雷神之锤举起,便是处处雷霆。


      




         精神不大好,我选择了坐在一旁的一个小板凳上,望着天空中的彩虹发发呆,然后视线又落到地上的几个小土堆——那是新出现的。


         花园里许久没有花朵绽放了,之前还剩余的一点虚无缥缈的香气也没有了,不过花坛附近还有一些惨败的花瓣。


         我于是又站起来,去捡上一些还算干净完整的花瓣捧着一点点撒到那些土堆上,似乎可以让那些变得漂亮一些,然而一股风吹过来又什么都不剩了。


        失去了兴趣,我就又坐回去,抬头望着天空发呆。


         说到哪里了?


         哦,对……霓一般是看不到的……







        安迷修最后的时刻并不是和雷狮对上的,他甚至不是和前十的任何一个对上的。


        安迷修所遵循的骑士道不止被一个人所嘲讽过,但是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或许是在下的想法不够单纯吧


         至死也没有办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了。


         陆地崩塌,四周的场景都在崩塌,最后只剩下三个人躺在正中央,然后熔岩缓慢流下。







         “啊…上午好,金”偶然看到冒冒失失的身影一闪而过,我选择了和对方打个招呼……哦,他或许没有看到我。






         神的陨落要盛大,但是他最终却安安静静的沉眠在了一片冰冷之中,王的玫瑰早已凋零,哪怕是一旁的其余也早就不负存在。


         沉默的一句话也没说的藤萝沉睡在黄沙之中,流沙无需覆盖那躯体,她自将沉睡在信仰羽蛇之神的子民们所待过的土地上。


         另一人被授予了蔷薇而沉睡在荆棘遍布之地,被束缚着的躯体再也没有挣扎。


         夜莺它唱啊唱啊唱到血花四溅,血染红了土地,染红了少年的金发以及那金色的箭头






          ——哦我又想的多了…


         看到老天爷又劈在身边的雷我想对天比个中指,最后又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而想完那个故事。





        魔女的头饰四分五裂,召唤师的双手被永远束缚在地底。


        雷霆的暴怒消失于黑夜的吞噬,锁链的归宿终将是他自己。


        圣女的冰凌掉落在地上,封住了漆黑的影子,狂犬的死因只是暴虐。


         ——好了,那就这样按下删除好了。


         我拍拍身上的土,最后看一眼天空,空中已然没有了那两道彩虹。


         虽然霓没太多机会看到,但事实上其实它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幻影一片。








        故事到了这里就完结,有意识的npc消失于故事的末尾,没有人来讲剩余的故事。


盒子领养手册【置顶】

    恭喜您成功领取到一个浣溪沙,以下为饲养的注意事项及本产品的介绍,请注意观看。             
姓名:浣溪沙(盒子)         
编号:521       
   性别:女         
爱好:写文,睡觉          
饲养注意事项:         
  1.这只盒子的脾气比较好,也经常在线,如果你想要和她玩的话可以大胆的去勾搭,完全不用顾虑。         2.这只盒子喜欢和人讨论剧情,尤其是凹凸乙女向的,所以可能会不定时突然去找你讨论,如果被这么打扰了请不要介意,这是喜欢和信任的表现。         3.这只盒子胆子很小也很怂,在刚认识时的可能显得比较腼腆害羞,说话好像也带着疏离感,但是不要担心,她很友好也很喜欢和别人一起聊天,只是一时还适应不过来而已。          4.这只盒子吃粮吃cp都比较杂,目前最喜欢的是凹凸,并且是一个无脑卡吹。         5.这只盒子是个懒癌患者,自己一个人就懒得写东西,但是如果是别人点的想看的梗的话就会尽力去写,所以如果你有想要让她写的梗的话就大胆去提吧,她对于熟悉的人还是很宽容的。       
  (注意!!这个盒子虽然喜欢刀子,但是接受不了一方渣另一方的剧情,是逆鳞!如果提梗的话千万别提这个,尤其是在还没有熟悉的时候,好感会急剧下降!)      
以上为饲养本产品的注意事项,如果都明白了的话,就来和她一起玩吧!                     
(qq在评论里~\(≧▽≦)/~)

占tag致歉

        是个100fo点文,虽然我写的特别烂吧……

        什么梗都能提(除了虐和反虐那种什么让角色变渣或者让女主变渣的梗),开车……………这个是我真不会,写的车和清水差不多了,真要写……emm私发小片段还行,别的就算了,我怂哈哈哈……

         觉得应该没有谁会点文……不过还是说一句希望点文是那种可以带梗,剧情的啊…如果说要糖或者要刀,我……

         我阅读理解负分,绝对写不出来QAQ

         就这样,(希望各位忽略我。)


占tag致歉,是个乙女剧组的群宣

        这是一个刚刚建立的凹凸乙女剧组。目前暂收角色号。什么角色号都缺,望靓丽的角色号瞅瞅我们。
审核方式:
第一步,角色理解问题三连,上皮回答
第二步,对戏5v5或者自戏500+
          如果我说的不大清楚的话可以加了审核群以后详细询问,是一个校园pa,以后也会有好玩的活动,我们由衷的期待您的到来。
         当然,审核人员也会有忙碌的时候,一般都会尽快为您审核,但也不排除会有需要您等待一些时间的情况,请见谅。
          为了方便复制,群号我会在评论里发一遍。

      占tag致歉……
      这儿是个凹凸乙女的讨论群呀,欢迎各位喜欢凹凸乙女的来加入!
       没有什么强制性要求,在一些节日或者什么角色生日时可能会组织一些活动,但是不强制要求参加!
          群里的人都很好相处呀!看这沙雕的群名就能得知一二啦!【划掉】
        没有什么会说的……就欢迎你的到来吧!一起来让群里更热闹一些?
         群号发在评论里。
         (ps:全群地位最低的就是我没错了,跪求来个人陪我同甘共苦?【不是】)

【凹凸乙女】戏

——女子组的刀子之一,我已经尽量写到我所能想到的最刀了,然而……emm……凑合看吧,把人虐哭什么的,没可能了。


——渣文笔,重度ooc注意


——准备写的全部角色:凯/柠/艾/祖/莱


——本来准备写短篇的,结果写着写着就……最后决定单篇单篇的发吧,不然一篇一万多字算个鬼的短篇【只是你自己懒了而已】以后再慢慢发其他的好了。


【凯莉】


        阳光正好,你躺在草地之前抬头看着天空,眼睛被晃的有些疼,但是却依旧没有闭上眼,嘴里还含着一块草莓味的棒棒糖。


        参加大赛的第一个星期,你终于大概弄清了自己的元力技能,并且抱着扮猪吃老虎的想法成功将排名压的很低。


        你热衷于角色扮演,于是保持着自己所喜欢的人设,骗来骗去最终遇到了那个你最不想骗的人。


        ——凯莉


        许久未见,如果不是记忆过于深刻,加上通过终端的确定,你可能根本认不出来那个被称为“星月魔女”的女生就是凯莉。


         所以说岁月是把刀,它把你当猪磨,磨的没个人样,但你却不知道它把凯莉当什么磨,你只能知道,凯莉磨的让你几乎认不出来了。


        新人杀手凯莉,星月魔女凯莉,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样的凯莉。你一个都不想去想,一个都不愿意去揣摩,你只想找到那个逆着光走在街道上的凯莉,那个你们可以一起吃草莓味棒棒糖的凯莉。


         “嗨~”少女有些甜腻的声音响在耳畔,让你觉得耳朵都有点发烫,然后眼睛上被覆盖上了一双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这么看着太阳,眼睛不想要了?”


         看吧看吧,星月魔女,多贴切呀,如果不是曾经相处过,怎么可能会感觉的出来,她根本没有交付真心呢?


         “是凯莉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拉出一个如往常一般灿烂的笑容,然后缓缓坐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根棒棒糖递给凯莉。


        “嗯……不错嘛,知道给本小姐留一根。”凯莉将手收了回来,然后顺便将糖接过,动作优雅的将糖纸扯掉含在嘴里,最后还坐着星月刃飞远了一点。


        她跟只猫一样眯了眯眼,蓝色的眸子里好像有什么说不清的东西,最后朝你伸出了手。


         “嘛,一起去刷副本吗?”


         “……好啊!咱们去哪里?”你觉得心底有什么声音拼命的在大喊,但是你不想听,也听不清,最后笑着伸出手去拉住凯莉。


        “……凯莉,我们……真的要去这个副本?”你觉得心有些慌,有什么东西摇摇欲坠“有很多参赛者都葬身在这里了啊……”


        “放宽心~本小姐来过很多次了,不会有事的,赶快走了!”凯莉笑笑,拉着你的衣领就往副本里走。


        “……凯莉,我们走哪边?”你看着眼前的三条路,很早之前的选择困难症在这时犯了。


         “啊……”凯莉从口中拿出棒棒糖,盯着看了一会儿,像是随意的一指“……就中间这条吧!”


         “总觉得好随便……”


        “嗯?你说什么?”凯莉转过头眯着眸子盯着你,你于是赶紧笑笑然后拍马屁。


         “没有!我说,凯莉最厉害了!”


         “哼……”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凯莉轻哼一声,坐在星月刃上率先往进走,走了一会儿发现你没有跟着,转回头看着你。


        “跟上!本小姐可不会救你!”


        “明白!”你于是心甘情愿的沉浸在魔女所给予的梦境之中。


         “凯莉!”你猛然回头,四周却空荡荡的没有那个你熟悉的身影。


        ……


        忽略心里的那一种怀疑,你还是决定信任凯莉,正当你准备去寻找凯莉时,四周却突然触发了一堆机关,甚至有猛兽的嘶吼声在你耳边。


         震耳欲聋。


        凯莉的一切当然都是计划好的,她能被成为新人杀手,能被称为星月魔女,就不可能会是轻易托付真心的好人,更没有什么圣母心肠。


        只是在被鬼天盟的人包围时,她想起了你。


         但凡这个时候可以再多一个人帮忙,她就有把握一定不会被抓住,可是没有。


         ——哼……鬼天盟被炸了那么一大部分,鬼狐天冲那种小心眼的人,面上不显,心里肯定气死了吧。


         凯莉眯了眯眼,半俯身,星月刃蓄势待发。


         ——就算这次被抓过去也不算赔,至少现在鬼狐天冲还杀不了她,而那些时间,应该足够她逃脱了。


         凯莉这么想着,灵巧的躲过攻击,却在停下的一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出了一个人。


        蜂后之刺本来可以给凯莉一击的,就是再不济,制造一个伤口让凯莉动作再迟缓一些,抓住她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是多出了一个意外。


        凯莉被你拽开的时候还怔了一瞬,看到灰色的发丝在眼前晃过,她一瞬间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


        但也只是一瞬而已,凯莉很快反应过来保持住平衡,然后拉住你往星月刃上一坐,迅速离开了包围,临走还不忘丢下一句“本小姐时间宝贵,不陪你们玩了!”


        随后你终于是又一次感受到了在空中被风吹的满脸懵逼的感觉。


        但是这时候你可没有那个心情去想别的,副本里的机关来的太突然,加上魔兽凶猛的追击,你受的伤绝对不算轻,加上之前为了拉开凯莉,动作有些大,粘在伤口上的衣物一扯,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开始流了。


        “喂,你没事吧?”凯莉好像也注意到了你的不对劲,转过头来,皱着眉打量你,最终注意力放在了那被血浸透的衣服上。


        “坚持一下,马上到了。”凯莉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诡异的熟悉感又一次悄然出现,然后又迅速消失。


        你睁开了眼,却是一片漆黑,除了因为你的动作所导致拉着笼子的锁链的哗啦哗啦的响声在空荡的四周不停回荡外,你什么都听不到。


        “……凯莉?你在吗?”不出意料,除了回声外没有任何回应。



        你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然后你忍着伤口的疼痛缓缓坐起身,最终看清了你所处的位置——一个铁笼子,而且不用想也知道,是那种会限制元力技能的。


        ——被抛下了吗?


         一直以来被你强行所忽略的怀疑在一片漆黑中喷涌而出。


         凯莉已经不记得你了,不管你怎么努力去表示友好,怎么去信任她,她最终还是将你一个人丢到了副本之中,而且你已经无法欺骗自己说那些机关没有凯莉的手笔了。


         你于是蜷缩起身子,只觉得透骨的寒意在不断蔓延。


         ——凯莉对你很重要,但是你对凯莉来说和其他的“玩具”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认知让你感到绝望,甚至一瞬间你觉得自己是恨凯莉的。


        但是当你无意中碰到一个棒棒糖时,你突然又改变了想法。


        或许只是幻觉,但你在昏迷前好像听到了凯莉有些焦急的呼唤,又或者她没说什么,却给你塞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撑住,马上要到了”


         ——或许,凯莉并没有想要丢下我,只是没有敌过鬼天盟的人,所以先放下我以后再找机会救我。


        你都觉得自己简直没救了,这种时候还自欺欺人,但是不得不说,这种自欺欺人让你好受了很多。


        “那么……先离开这里吧,去找凯莉。”你勉强站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最后摸出了一个小瓶子。


        腐蚀性超强的东西,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什么,至于你为什么会带着这种东西,完全是因为那次给凯莉大小姐买糖的时候为了凑个整而随手一拿。


        那时候绝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居然真的能用上这种东西。


        你跳到地上,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然后大门却突然打开了。


         凯莉穿着鬼天盟统一的服装,上下打量了你两眼,最后直接拉住你往出走。


       “凯莉!”你愣了愣。


         ……“谢谢”


        “哼”她对于你的话没有什么特殊的回应,只是收回了手,随后勾起笑容,摸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往里一扔,在你被拉离地面的同时,鬼天盟很荣幸的又被炸了一次。


        ——以前的凯莉估计是做不出这种举动的,但是这样子的凯莉,也很好。


        你这么想着。



        凯莉最开始是听过你的名字的,得到的描述大概是些什么明明不是很弱却是“傻白甜”之类的,直到她选择你作为猎物以后的一段时间,她也被灌输了同样的概念,直到她看到了你在击杀积分怪的时候。


        一个人的本性在一些微小的细节是可以体现出来的,凯莉在那时的第一想法就是,什么傻白甜,一只狐狸。


        后来的后来,凯莉小姐计算好了一切,终于把你坑进副本,却意料之外的被鬼天盟包围。不可否认,在她看到你受伤救她的时候,心里有些触动。


        你没有对她有过背叛,只是偶然让凯莉觉得你在通过她怀念什么,让人有些略微的不爽。


        ——傻白甜就算了,傻黑甜还差不多。


        于是凯莉在离开鬼天盟的同时想着,反正你也对她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大不了当收个跟班也不错。


     


        事件过去一周以后,仿佛你们的相处又回归了平静,你光荣获得了出去为凯莉小姐排队买限量甜点的差事。


        “我的天……一个甜点怎么这么难买……”你抬起手中的盯着看了看最后抱怨一句,然而人是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宠完。


        [蛋糕已经买到了!凯莉不是我夸大,这家的蛋糕真难买!队伍好长!天……]


        [好了,回来请你吃月光慕斯]


        [是……马上回去_(:_」∠)_]你打字都有些无力,最后只能无奈的笑笑,然后突然睁大了眼睛身体悬空,手中的蛋糕飞了出去。


        你脑子可能是出了问题,在被攻击的第一瞬间,居然下意识去接给凯莉买的蛋糕。


       在你成功落地后,首先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袍的人——鬼天盟的人。


        战斗在意料之中一触即发,但是却没有如你预料之中一般进行。


        ——果然在有伤的情况下……还是太勉强了吗?


        你这么想着,视线落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手中的蛋糕还是没能成功逃脱烂在地上的命运。


          ……赌一把吧


         你这么想着,转身逃入新开的副本之中,身后终于没了鬼天盟的人,但是面前迎接你的,只有一片黑暗。


         ——挺好的……至少,不会被人看到死亡的样子了。


        你倒在地上,意识有些模糊,终端还微微亮着光。


        你犹豫着,想要最后给凯莉发一条信息,结果却无法抬起双手。


         一切终将归于黑暗。


         愿长眠之人安息,不再被挂念。


【凹凸乙女】那个人

——卡米尔向


——第一次写这种的……写的肯定不算好,请见谅。【鞠躬】


——ooc专场


       “能和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从窗口吹进来一阵风,明明风不算大,却吹的书页哗哗作响,在一片寂静的房间里这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我轻轻将书合住,看着书的封皮沉默了半晌后开口:


        “好啊,你不嫌我啰嗦的话。”


        记忆中的少年在岁月的洗涤中样子已经变得模糊,但是唯独那背景给我的印象深刻。


        少年伸手将帽子往下压了压,伸手将在风中不停乱飞的围巾甩到后面,旁边是一家蛋糕店,那橘色的暖光照在他身上就像是在施什么魔法一样,一下子去掉了他的冷漠疏离,只剩下令我心跳不已的背影。


        我想要上前去打个招呼,结果却止住了步。


         ——上去打了招呼以后要说什么呢?随便说话万一说错了会不会让他生气?


        最终我止步于离店一步远的地方。


        其实那一步远隔着暖橙色的光和冰冷的风。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那背影,或许当时我的感触并没有这么多,但是时间的魔力太大,以至于让他的身影在我的记忆中,脑海中,心中都不断的被精细打磨,最终完美的没有一点瑕疵,也让我念念不忘。


         “不是说要去买蛋糕吗?不去了?”跟我结伴同行的一个女生奇怪的看看我然后问到,似乎是不明白我的反常。


         “嗯,不去了,先陪你去买糖吧……柠檬糖怎么样?”


         “哎?”她愣了愣然后抱怨“那家的柠檬糖太酸了啦,你不是一直都喜欢甜的东西吗?怎么突然变胃口了啊……”


        “哪有,只是突然想吃了。”我觉得我当时笑的一定很完美很真实,不然为什么所有人都没发现我其实全程目光都落在映照在玻璃上的影子。


     


         “那你真的喜欢吃蛋糕吗?”这个人听了我的一段叙述,在我停顿时询问。


         其实这真的是个不怎么好回答的问题。


         我喜欢吗?我自己也不知道。


        最开始是因为想要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些蛋糕所以去尝试着吃。


         到了后来是习惯性的去吃,也不知道到底吃没吃出来什么所谓幸福的味道。


          到了现在,其实也就跟上了瘾似的,戒不掉了。


          “谁知道呢。”我转头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



        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消息,班里的女生疯狂的去讨要别的班的男生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


        恕我直言,除了那个五班的安迷修,真的是没有谁还能穿衬衫了。


        说什么抢隔壁班雷狮的第二颗扣子,那你或许首先得让他改了穿儿童卫衣的习惯。


        但是那时的我没想到,打脸居然会来的猝不及防,更没有想到,卡米尔居然会穿衬衫。


         在看到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时,我下意识就是一怔,但是在我发愣的过程中,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见到同学时的礼貌性微笑,以及自然的擦肩而过。


        哪来那么多巧合,能让我和他有机会搭上话,想要成为朋友友更加是玄之又玄。


        懦弱,自卑,胆小,迷惘。


         “我想上帝在给我配置缺点的时候一定是在拼命手抖。”


         “什么啊,你当上帝得了帕金森吗?”


         ——说不定呢。




          “你现在在想什么?”她问我,表情却很淡然。


          真是个冷漠的听众。


         我想着,然后起身将桌子上的书放回书柜,再从厨房拿出了两个盘子以及一块蛋糕。


         “你吃蛋糕吗?来尝尝吧,味道其实不错的。”


        “……我要柠檬味的蛋糕。”


         “只有草莓味的呢~”看到她的脸上多出不满,我反而轻松了很多。


         “来吃吧,最后一次了。”




         在毕业的前一天,班里的同学组织着要一起办个派对,虽然当时很多人吐槽为什么要在发成绩的时候办,但是却谁都没有拒绝。


        我本来不想去的,因为办派对的地方是个蛋糕店,而那时的我很排斥蛋糕。


        去是不可能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到时候把别的班的也叫上啊!像什么雷狮卡米尔安迷修格瑞,和出名人物一起毕业多好啊!”班里不知道谁来了这么一句,然后一群人跟着附和。


         其实说的这些人都是和我们班里的人比较熟的。


        “我也去。”于是我遵从内心发出了真香的声音。



         “一点出息都没有。”被这么评价的我表情僵硬了一下,差点没控制住将对方的头按到蛋糕里。


         “安安静静听我讲不好吗,最开始说要听的是你吧!”


         “好的好的你说”她摆摆手不说话了,目光一直落在草莓蛋糕上,但是却一口也没动。


       



         约定的时间是星期六下午,而我不知道是抽什么风,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自己,精致的跟个小公主似的。


         说真的,如果我平时也是这种状态,那我肯定也会有不少人喜欢了。


         我这么调侃着自己,然后早早的就去了蛋糕店。


         蛋糕店里还有点空,据说是被某个土豪包场了,而在这略显空荡的店里,卡米尔在前台的身影一下子就变得明显起来,根本让人无法忽视。


         我觉得他可能不大记得我,毕竟也没有见过几次面,于是假装不认识一般走过去点蛋糕。


        “抱歉,请问你知道这里的蛋糕有什么比较好吃的吗?”



        “哈哈哈,你的搭讪技巧也太差了。”她大笑起来,像是要直接把蛋糕掀翻似的,显得有些或许夸张。


        “我知道我的搭讪技巧差啊,但是这和我鼓起勇气上去搭讪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呀。”我于是保持住微笑默默将快要掉到地上的蛋糕又扶了回去,推到她面前,示意她蛋糕还好好的。


        于是她就安静下来了。


        “说真的,其实这些都没有必要逃避。你清楚我也清楚。”我把盘子里的蛋糕吃完,但是最终还是没吃出来什么幸福的味道。


        “回忆挺重要的,我更希望你可以有这些回忆然后放下那些执念继续往前走,咱们都知道,时间给的美颜滤镜太大了,当初的遗憾不只是机会的原因。”


         “我不要。”她顿了顿,像是遮掩什么似的,把蛋糕退的远远的“我不喜欢草莓蛋糕,但是我还喜欢蛋糕。”


        “……那你想要怎么办呢?彻底把我抹消?杀死我也杀死你自己?”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清楚我。


         “我不想……”她低下了头,变得和最开始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一样。


         “我以为你问我这个问题,是要选择放下了。”


         “但我还放不下。”


         “你应该放下了。”我看着她,突然觉得手脚冰凉,或许是做了选择的一种绝望?


         ——真是的,又文艺了一场。





        “怎么感觉你说了一通跟精神分裂了一样,来来来,吃点蛋糕缓缓”好友宽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膀,然后把一份蛋糕推了过来。


        “不了,我不喜欢吃蛋糕。”我笑着拒绝了,然后问她要不要出去逛逛买件衣服。


        “真稀奇,你居然玩学着打扮自己了?别不是因为聚会要见到卡米尔了所以精神失常了吧?”好友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让我觉得我果然是没什么好演技,不然怎么这群人一个两个不管我说没说过都知道我喜欢他。


         但是以后不会了。


         “才没有,但是我去聚会总不能穿工作服吧,走了走了。”我推着她离开了店里,被剩下的估计只有那一份蛋糕和一张照片。


——到了最后我还是忘不了你,于是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好的我知道我文笔渣透了,写的也乱七八糟让人根本看不懂在写什么,所以我不求不被嫌弃,只求轻喷……

         虽然我觉得……估计也都懒得喷我了……